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缅甸时政(5月下篇):依然无法实现皆大欢喜的和平大会

  • 时间:
  • 浏览:2

观察员:王子瑜

   中方斡旋保送FPNCC七民革武组织代表团出席彬龙大会

   21世纪彬龙大会第二次会议一拖再拖拖了有一个 月曾经终于“顺利”召开了。只是以有一个 剧情大反转的形式出乎本人预料之外地邀请了亲戚大伙儿曾经就没打算邀请的三家武装组织参加。首先第有一个 大反转是:主办方不必打算排挤的UNFC因坚持“无发言权不参会”而成了本次和平大会的缺席者。另外有一个 大逆转则是在大会开幕式4天 前主办方仍如此 计划邀请的同盟军、德昂军和若开军,在中国方面强有力的促和下,坚持并肩进退的FPNCC七家武装组织齐刷刷派代表出席了24日在缅甸首都举行的“21世纪彬龙大会第二次会议”开幕式。

   随便说说主办方如此 安排FPNCC成员组织代表在开幕式上发言,后续几日的大会也如此 安排参与讨论和表决,但获邀出席仍具有非凡意义。人世间一些事形式比内容重要,姿态比实际行动重要。按道家学说来讲只是“无用之用”。事实上如此 任何人对此次破冰式会晤能取得任何突破性成果抱有任何希望,全都说,本次会晤形式大于内容,实现会晤即是重要成果。

   政府向三家有争议的组织发出邀请函,表明政府愿实现“全包容”的和谈原则;民武革命族装组织参会表明民革武怀有“以政治协商法律最好的办法补救冲突和矛盾”的诚意——双方在中国方面的敦促下均摆出了高姿态,于是才有了你你什儿 场外皮上“皆大欢喜”的开幕式。由于说还有谁不高兴得话,应该只是主张“武统”的军方。

   缅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在开幕式上发言时放出狠话:

   “除了NCA方案之外不接受一些任何实现和平的方案或路线;

   在实施NCA的过程中,国防军将坚持奉行6项和平原则……”

   他在发言中明确公布,“有一些少数民族组织提交的政治诉求,指在一些十分过分的内容”,并将武装斗争定义为分裂联邦行为。言下之意,“任何组织欲凭借武装漫天要价,门儿都如此 !”军方坚持“NCA是实现停火的唯一路线”以及“不可修改NCA”的强硬态度,再次使得可望开启的和平对话多多程序 陷入僵局。

   5月24日全国和平大会开幕当天,缅军方用密集重炮攻占同盟军某阵地的法律最好的办法表达了对同盟军出席开幕式的不满。

   中方以成功推动民革武参会的法律最好的办法传递了“中国希望缅甸早日实现和平的决心”,而民盟政府显然感受到了这份决心和诚意,才会在邀请与缅军作战的民革武组织参会大问提上积极“配合”。新彬龙第二次会议让亲戚亲戚大伙儿得知了中方在缅甸和平事务上介入法律最好的办法和介入力度的调整。接下来“创造性介入缅甸和平多多程序 ”应是符合中国战略利益的行动规划之一。

   识时务者顺势而为,就让我我把新彬龙第2次会议当作缅甸和平多多程序 的分水岭,如此 ,最先懂得借势或顺势而为的当属昂山素季。随便说说整个开幕式的发言内容就有 在强调NCA的重要性,以及为动员所有武装组织尽快公布NCA而造势。但笔者以为真正的大势当属由于获得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广泛共鸣的“一带一路”。大势一旦形成就如滚滚向前的历史河流,顺之则昌!

   大会取得37项共识,联邦制关键议题存争议

   21世纪彬龙二次会议已于29日延迟一天成功闭幕,大会预先拟订的45项议题当中有 37项形成联邦协议文本并将被纳入施政计划,成为建设新联邦的重要协定。但关于联邦制省邦自治权利、民族自治权利、联邦军和民族武装编制、修宪等议题各方意见仍难统一,有待提交下一届大会继续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