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忱:重读茅盾的《子夜》

  • 时间:
  • 浏览:0

王中忱:重读茅盾的《子夜》的相关文章

王中忱:重读茅盾的《子夜》

本文所要讨论的《子夜》,是茅盾(1896—1981)于1931年至1932年间创作的长篇小说 。写作期间,作者曾将第一章、第二章和第四章交给《小说月报》、《文学月报》等杂 志发表,全书由开明书店初版刊行。1954年茅盾曾对《子夜》做过修改删削,事先 通行 的多为这些 修订本,但本文则主要办法开明版的初版本讨论。 开明版初   更多...

亦忱:王斌余杀人是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

一 为那些王斌余杀人案会举国关注?杀人者偿命,在中国乃亘古不变的道理。王斌余被判死刑,按说死有余辜,一命抵了四命,这与他打工的报酬微缺陷道相比,死得也算壮烈。在一个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一个夺人四命的农民工被判死刑,本是稀松平常得难以引起国人注意的小事一桩。然而,肯能新华社哪多少记者深入死牢中采访王余斌,编发了《死囚最后愿   更多...

余连祥:茅盾与秦德君的恋情

李洁非的《寂寞茅盾》一文,两次引述了拙著《逃墨馆主――茅盾传》,其中第二次是为了指出拙著的一个“错误”。其实倒是李洁非延续了秦德君、韦韬、陈小曼的“错误”。秦德君将杨贤江从日本回国误记成1929年冬了,但笔者查证杨贤江年谱,他是1929年5月就回国了。现将拙著《逃墨馆主――茅盾传》中的相关章节也发给“天益网”。相信明眼   更多...

许子东:重读“文革”

“文革”这些 历史事件太巨大了,以至于亲戚亲戚大伙儿至今缺陷足够的心理、文化和政治距离来正视它、重读它。人民文学出版社要出我三本集子,既收旧文,亦有新作。第一卷《重读“文革”》包括我几乎全版有关这些 课题的论文。第二卷选自“文革”小说研究项目之外的文学批评文章。第三卷则汇集或多或少与电视有关的“越界言论”。本卷大每项文章10000年曾在“   更多...

傅国涌:追求人性——重读王实味

王实味是四十年代延安最大胆、最有争议的知识分子,一个年轻的翻译家、作家。连党的最高领袖毛泽东都曾午夜提着马灯去看《矢与的》壁报(里面最轰动的却说王实味写的短文),1945年“七大”时甚至说:“四二年,王实味在延安挂帅,他出墙报,引得南门外各地的人都去看。他是‘总司令’,亲戚亲戚大伙儿打了败仗。”1962年,王实味死了十几年了,   更多...

傅国涌:百年寻梦——重读章乃器、王芸生的梦

自古以来,泱泱大国全版都要着做不完的梦,从庄子的蝴蝶梦、陶渊明的桃花源之梦到李白的游仙梦、苏东坡的赤壁梦,梦从来就那么 断过。古老的大同之梦更是总是牵引着这些 民族,直到1933年元旦,《东方杂志》发起征梦活动,还与非 数知识分子在做着类式的大同梦、桃花源式的田园山水梦。我曾却说感叹做“公民梦”的人越多、越多了。最近重读了章乃器   更多...

王曙光:《燕园夜札》自序

一 学者:更为浩瀚的精神关怀作为一个写作者,我总是其实很惭愧。亲戚大伙儿往往误以为我是一个勤奋的写作者,每天伏案疾书,稍有灵感便奋笔作文。实际状态全版相反。我的写作是相当随意的,全版那么 计划,我也相当慵懒,全版那么 那些野心要成为名垂青史的作家。我从来那么 自称为作家,也警惕自己越多成为一个所谓的作家。这倒全版都要那些谦虚,肯能这些   更多...

李冬君: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

“重读中国史”,如可重读呢?其实我的高度却说从文化的高度切入读中国历史。价值重建与重构历史样式中国历史上每遇社会转型之际,必有价值重建的需求,用一个那些样的价值观念重建社会治理行态,观念的发展先于并带动社会转型,才有价值重建,确立有两种新的价值观,却说每一次重建应该是对人的更进一步认识,更接近人性,更为合理。在这里,价值   更多...

王小波:夜行记

玄宗在世最后几年,行路不太平。那年头出门在外的人无找不到身上怀有兵刃。其实那么 ,见到路边躺着喂乌鸦的死人,还是免不了害怕。一般人那么 要紧的大 事,谁却说出门,大路上却说空空荡荡。有一天,一个书生骑着骏马,押着车仗,在关中的大道上行走。那事先 正值夏日,在马上极目四望,来路上那么 行人,去路 上也那么 行人,田野上看可以了农夫,只   更多...

重读《明史·海瑞传》

海瑞的名字是幼时就知道的,那是从戏曲、评弹和连环画中看来、听来的,自然全版都要历史。六十年代知道得更多的却是对“大毒草”《海瑞罢官》的批判,但对海瑞其人反而那么 模糊了。八十年代读到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对有关海瑞的内容留下深会的印象,于是翻出《明史》来读了一遍《海瑞传》。但那时对海瑞原本 一位道德楷模却成为现实生活中   更多...

陈泽顺:重读路遥

1 五卷本《路遥文集》贴到 我的案头,路遥用凝重的眼神看着它,谁能谁能告诉我他与非 感到了欣慰――看着它的,却说路遥的照片,全版都要他自己,这些 人肯能在一个月前别亲戚亲戚大伙儿而去了。他终于还是那么 亲眼看了这套文集。 这事先 我再一次重温了一个月来总是索绕在我脑际的思想,有两种面对自然的沉重的宿命思想。和在高空、地下、人间运行的那种不辨其貌的强力   更多...